• <pre id="tqfhi"><label id="tqfhi"></label></pre>

  • <acronym id="tqfhi"><label id="tqfhi"><xmp id="tqfhi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track id="tqfhi"><ruby id="tqfhi"><menu id="tqfhi"></menu></ruby></track>

    面炕辣椒

    2022-11-15 15:46:27 作者:李海波 來源:
    分享到:

    我最早吃面炕辣椒,還是在物資貧乏的時代,那時候,農民基本不去街上買菜,也基本不吃什么需要花錢買的菜。有的是地,有的是力氣,在地頭用老虎爪子(鐵耙子)挖幾下土,扔幾粒種子,或塞幾棵苗,挑一挑水,舀幾瓢水澆上去,不長的工夫便結出了北瓜,長出了茄子,冒出了莧菜,生出了蘿卜。

    比如說辣子,我們故鄉把辣椒叫作辣子,可以做辣椒炒雞蛋,可以直接把辣椒切碎放上鹽醋香油涼調。當然別有風味的是面炕辣椒了。

    把辣椒,最好是線椒,一把,洗凈,可去籽,可不去籽,不去籽吃起來更辣些,切成小段,約有半厘米的長度,形成一個個的小圈,切好備用。

    開小火,放油,可稍稍比平時炒菜多放,因為后面放面,油少糊的快,先炒辣椒段,炒熟放鹽,立即加面粉,小火快翻,面粉加到半裹辣椒段的量最好,炒至面粉微黃,立即關火起鍋,以免炒糊。

    面炕辣椒,用料少,做法簡單,吃起來面香味純,辣子的辣味帶勁。

    我在早年常吃我奶我媽做的面炕辣椒,味道的記憶深刻。我奶做了一輩子的飯,極會利用身邊的常見材料做出美味來,饃花(干蒸饃揉碎用開水沖,加上鹽和油的一種食物),骨嚼(發面裹在莛子棍上放在有暗火的草木灰里烤熟的一種面食),綠豆糕,干餅,菜盒,油饃,辣面葉,蒜汁,涼調紅薯尖,鍋出溜(鍋上升),面疙瘩,北瓜糊湯面等。

    我忘不了我家的長搟面杖,大案板桌,大水缸,大鍋臺,大蒸饃箅子,大蒸饃鍋蓋,和那裊裊升起的炊煙,以及在灶火里忙的我奶我媽。

    我從小就喜歡往廚房里鉆,不怕熱不怕煙。那時是柴火鍋,我坐在鍋門兒處燒火,看我奶或我媽做飯炒菜。我奶說:“火大些。”我就多加些柴,用火鉗拱起底火。奶說:“火小些。”我便用火鉗壓下火頭。做飯做菜火候很重要。我奶說過:“喜歡做飯,往后接花女(結婚)了不受氣。”

    我們在物資缺乏的時代,用簡單的食材做出了不簡單的食物,味道純真、自然?,F在我們歲數漸長,吃的食物做法復雜,食材多樣,甚至調味劑運用更多。但是不是有利于我們的身體健康,是不是也該我們思考思考呢?

    面炕辣椒,現在我不時地自己做了做,讓自己的味覺回憶回憶過去的歲月,審視一下自己的人生,讓飛逝的時光慢些逝去,不也是很有意義的事情嗎?

    分享到:
    国产激情高中生呻吟视频_欧美缴情站三五影院_4399韩国日本电影_亚洲春色CAMELTOE一区
  • <pre id="tqfhi"><label id="tqfhi"></label></pre>

  • <acronym id="tqfhi"><label id="tqfhi"><xmp id="tqfhi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track id="tqfhi"><ruby id="tqfhi"><menu id="tqfhi"></menu></ruby></track>